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プロフィール

ASHE

Author:ASHE
【往正常向日記請點我】

【賺取WebMoney教學請點我】
*本BLOG含有BL內容
*請勿無斷轉載任何文章或圖片
*連結請告知;TB請隨意
*comments是我的精神糧食

最近の記事

PLUR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CalendArchive

Banners

---賺WebMoney好站推薦---
お得なポイント貯まる!ECナビ

ポイント ちょびリッチ

マクロミルへ登録
---低調推廣串連---


因為不明錯誤所以mp3 player暫時關閉>< ---MP3 Player---

リンク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送別】叨叨絮絮

2006.06.16 18:55|[日常]生命沉澱物
【法院】
今天去地方法院參觀,同學在空的法庭裡穿法官的衣服啊拍照啊什麼的,還請我們喝飲料,建築非常廣大而且典雅漂亮,裡面有點像迷宮。
剛好遇上了一場公證結婚,也去自由旁聽了幾個刑事/民事法庭(任意進出),有一個我們被趕出來(性交易案件),然後也聽了幾個毒品啊離婚(很老的夫妻)啊什麼的。發現女法官或檢察官也滿多的,其中一個刑事庭有個律師滿帥的,感覺就像是漫畫裡那種年輕有為,收高價包打官司成功的那種(汗)。還有一個不知道哪來的女人,在門口大喊什麼要告檢察官之類的,最後只好叫法警來……
不知道為什麼,可以體認到想去唸法律系的人的心情。除去政治方面外,司法界真的感覺很「公務員」,有種國家挺你的安全感……

不知道為什麼講到檢察官,我腦海裡不斷浮現Death Note裡的魅上照XD


【直屬學姊】
很早就放學了。
因為今天下午是三年級的畢業典禮(我們學校有直屬學姊妹制),中午就和學妹一起去三年級的教室吃pizza還有一些有的沒有的,然後把禮物送出去。(也收到禮物了)
說實在的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學妹哪,連一年級的我的學妹都比我要積極多了。我和學姊的互動,除了開學一定會有三個年級一起出去吃飯的傳統外,就只有訂外食送飲料什麼的時候。
沒辦法,興趣和個性實在是沒什麼交集,學姊是個溫柔靦腆的好人,但是我是那種沒有共同興趣,就很難聊起來的人……

和學姐道別了。
此去一別千里,可能一生都不會再見了吧。
總之,還是祝福,要好好的唷。



【說不後悔是騙人的,說後悔也是騙人的】

昨天晚上,媽媽和妹妹坐夜車回去台北了。
分別去參加婚禮、喪禮,還有熟悉環境、試聽補習班等等。

難道我的Blog一定過一段時間就要出現比較暗的內容嗎?(苦笑)不過,對我來說,日記寫出來好像都不是給自己看的,減輕痛苦最好的方法,就是說出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文長注意)

妹妹參加這次的國中基測,成績只比我當年低一些些,出乎大家預料地好。

不知道要從何講起呢。

自從我上高中,每天通車到市區之後,妹妹發先他對於「城市」一直有著很深的嚮往(比如說OL生活= =),所以一直說如果她上了高中要在市中心租房子住什麼的(其實我們也沒有住在市郊啊|||),今年新年到了台北去之後,她就決定要去台北讀高中。

以我們家的背景來說並不難,媽媽是台北人,所以在台北有外公外婆以及阿姨們,表哥表姊們也都很疼我們,在變忙錄之前,幾乎每年寒暑都會回去台北待個幾天半月的。不管是經濟方面、生活習慣、穿衣品味、食物等等,都沒有太大的問題,她也可以住在外婆家,交通也很方便。

所以,兩年前我考高中的時候,就已經考量過這個問題了。
如果去台北,就不用像現在一樣,每每為了一些文藝活動搥胸頓足,媽媽也可以常常回去看她的朋友以及家人。畢竟就很多方面來說,教育啊資源啊,台北的學校是真的比較豐富。


年初妹妹提出這件事,媽媽就答應了,於是開始搜尋台北學校的資料等等,本來我們是想中山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現在出來的成績,北一女一定能錄取。

其實我現在比較能理性地看待這件事了。

媽媽剛開始講說妹妹可能去北部讀的那段時間,我陷入了很深的煩惱裡。
憑良心來說,家裡有兩個以上的小孩,多多少少都會有競爭問題,我又是長女,自小就被灌注了比較多的心力也是事實。「妹妹讀比姐姐還好的學校」這種事情,在當初我覺得很難接受。


「妹妹考上北一女喔,好害喔!啊姊姊勒?……這樣喔,這間也不錯啊!」我相信,有些人在說這種話的時候,會用一種不知道是憐憫還是體諒的眼神盯著做姊姊的人看。
我知道的,那些向我詢問妹妹成績的人,聽到答案之後雙眼裡閃爍的光輝……
說沒有名校情節,是騙人的。在這考試升學的體制下,幾乎每個學生都習慣用成績或是學校來作為認識一個人的重要參數之一,而名校的升學率,也真的就是比其他學校高不只那麼一點。(尤其南北的差異真的不算小)

是啊,誰不想念北一女?
我承認我是個很愛面子的人,在我國中的時候也就那麼幻想過「如果我能考到2XX分,然後去唸北一女,穿著制服回來探望老師……」(妹妹的國中導師也說,如果在南部能教出個北一女的,就沒什麼遺憾的了)

而且,有些差異,是上了高中才會感覺到的,我們眼睜睜看著北部考題和我們之間難易度的差距,看著她們傲人的大學錄取率……
每科老師都會說:「北部的學生如何如何強,妳們也要加油啊!打敗XXX!」

即使學校的同學會說什麼北一的都很跩啦,壓力太大心理不正常,很多自殺自虐憂鬱症啦,同學之間很冷漠,老師放任你自生自滅,治安不好,天氣不好等等。其實很多時候,這只是某種程度的自我安慰而已。不想念北一女的人也不算少,但是提到這個校名時,大家多多少少都會另眼相看,有時候,參雜著一些羨慕與嫉妒。(事實上出於平衡心理,大部分的學校都會講第一志願的壞話)

即使大家再怎麼否定,那也是不爭的事實。

當然,我很能夠理解為什麼媽媽沒有讓我去唸。


妹妹是個認真的孩子,相當自律,體貼細心,又不會顯得無趣,很機靈,講話一針見血,有時又白痴白痴得很可愛,時常讓家裡瀰漫著歡樂的氣氛。她在班上的人緣多年來都非常好,富領導能力,成績穩定,老師同學和家長都對她的表現讚不絕口。就我看來,她也確實是萬中選一的好孩子,從小就非常乖巧聽話,被處罰的次數更是用一隻手就能數出來……(她大概一年犯錯不到一次?很少很少聽到她被罵,更別說體罰了+_+)

而我就不是這樣。天生反骨,從小就常常和大人吵架,又常常很堅持不肯退讓,也不肯道歉(覺得自己沒有錯or拉不下臉),懶惰散漫,成績都是隨便敷衍……
我是個轉捩點很明顯的人,尤其當人生邁向下一個階段的時候,會有一陣子呈現很不穩定的狀態,個性上的缺點都會跑出來,變得很任性、固執、不可理喻,可是當這個時期結束後,就會變得更成熟一層,然後可能穩定兩三年。
很不湊巧地,我要升高中的那個暑假,個性實在是糟透了,和身邊的人起很嚴重的衝突,讓媽媽覺得沒讓我去唸是正確的,而爸爸到現在還為我沒有去唸的事情感到不滿(汗)。

另外也加上當時我想妹妹可能會做和我一樣的選擇,也沒有想太多,就和大家一起報一樣的學校了,覺得沒什麼損失。

最近我已經不太在意這種事了,反正我高中也只剩下一年。


反而是媽媽好像很在意我之前說過我很難接受的事,最近一直跟我說「你知道我為什麼當初沒有讓妳去唸嗎?我難道不想嗎?我是台北人,以前也曾經想過如果女兒能讀北一女該有多好……」
可能是想藉由理性的推論讓我認清我不應該去唸的事實吧……但是我總覺得造成反效果(汗),她越說我越覺得難過,而且到最後往往演變成對我的批評。

「妳果去唸了北一女,沒人會管妳,大概會沉迷電腦、吃胖幾十公斤,妳又不懂得幫外婆做事,又自私,也不體貼──妳當時的個性真是糟透了……」
轉捩點的來臨是在學校已經確定之後很久的事情,從另一個方面來看,我當時若做了不一樣的選擇,可能整個暑假忙著搬家適應什麼的,說不定那些衝突根本就不會發生。我承認我暑假時個性惡化,可是在和父母討論「選哪間學校」的那個期間,個性基本上都還很正常,哪知道暑假會那樣……
會散掉那點我可以理解,畢竟我現在還是很散漫,不過比一年級要改進很多了,因為遇到了更多的人和事,心境總是會慢慢轉變的。我去了,可能會嚴重惡化,也可能相反,會遇到足以影響我一生的朋友老師或事件,如何斷定?


歷史是沒有如果的。講這些並沒有意義,畢竟人生到現在都是一些機率和緣分的累積,如果我當時做了不一樣的選擇,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完全不能知道,也不會發生,因為我並沒有那樣做。
在我面前不斷地揣測沒有意義的事情,只會讓我覺得自己一直受到指責罷了。(因為妳XXXXX,因為妳XXXXXX……)


然後又會說:「反正出了社會大家只看最後一個學歷,妳只要考上好大學,他們才不會介意妳高中是哪裡畢業!」 國中以前我成績一向比妹妹好,不過我想,她去台北後,以認真的程度而言,她會在學業上得到比我高更多的成就吧)我承認事實是這樣沒錯,可是我還沒上大學──就是因為如此,我還沒辦法平心靜氣地看待這件事,我只不過是,悼念一下己的幻想,稍微因為妹妹輕易超越我而感到難過罷了。

最後,話題到最後就會演變成責備現在的我。
(妳現在還不是一樣如何如何、花多少錢妳知道嗎、就不能學學那個誰誰誰……)
變成了和妹妹毫無關聯的老調重彈。

我想媽媽本來是想讓我了解她並非偏心,實在是我讓人覺得不適合去北部,而妹妹是多麼令人安心什麼的。
可是這樣反而讓我的心情跌到谷底,一開始明明不是要講這種事情嘛!

我反而希望媽媽什麼也不要說,我不要緊的,我能夠自己淡化這個情緒。

我知道自己理虧,大人有足夠的理由說服我不能去。我只是有點難過有點後悔而已,考得上卻沒有念,放在眼前卻沒有去拿,而妹妹拿到了。


「我相信,只要我當時很堅持,家人也會讓我去的。」只是我當時沒有(如果知妹妹會去台北,我當時一定會堅持)。而媽媽卻要說「即使妳很堅持我也會考慮很久」……就承認我那句話是會怎樣嗎?

只要她點頭說「只是妳當時沒有堅持」,我就會好過一點……因為這樣,我就能把原因自己吸收起來。這只是我的一個選擇而已,不是受到外力干擾,不是因為我很差或什麼的。(事實上,除了個性之外,閱讀習慣、繪畫、家務、寫作等方面,多年來我一直是比妹妹要優秀的)

我不要藉著否定自己來安慰自己,那只會造成反效果而已……但是媽媽似乎認為讓我了解「因為妳怎麼樣的不好,所以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會讓我心情放鬆一些?才怪。我當然能理解,我也承認,我也沒有怪罪任何人,我寧願這只是因為我當初做的一個簡單的決定。


說後悔,是騙人的。即使我做了另一個選擇,可能也會遇見很多好人,但是叫我放棄現在這些,我絕對會捨不得的。我很喜歡我現在的老師和同學,如果去了北一女,就不會遇到這麼多貴人,說不定就不會迷聲優,也不會在日場的台北遙久祭遇到Tako等人,也不會遇到各位還有其他很棒的朋友。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即使功課還是亂七八糟,我每天都快樂地去學校。

說不後悔,也是騙人的。喜歡現在的生活,不表示我就對北一沒有嚮往,如此而已,每每想到這件事情,我的心理就隱隱作痛,但是我相信他會減淡的,等到我上了大學之後的某一天,我將不再對這件事情有什麼感覺。

我只希望媽媽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了,只會越來越糟,但是我會慢慢好的。


我和妹妹感情非常非常地好,像這樣的姐妹其實很少見了。我自然也不希望我們因為這樣的事情受到影響,雖然我們即將分隔兩地,或許過個一兩年,她就會變成和現在有很大差別的人,那也沒有關係。

我當然不會因為這件事而討厭她或什麼的,我從一開始就很清楚,雖然我難過,但是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人做錯。

我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因此感到委屈或泫然欲泣。

有一天這件事將不再有任何重要性。

送走了學姐,我也就要升高三了,我的目標一直是台北的大學。
一直到九月初,會有幾個日子要傷心,也有新的生活要習慣,我相信我的抗壓性在經過國中嚴的摧殘(還若無其事,現在想想當時還真能忍)後,絕對足以面對高三。

希望明年能夠順利地,去台北和妹妹會面。






────────────────────*
哇卡卡卡四千多字=3=
本來心情很歡樂都變沉重了囧
她到了北一女可能會有辛苦吧,畢竟她和同學都很純樸、活潑,一下子要面對那些學生(尤其成績好的學生中,有很多古怪、冷漠、耍心機的人,無庸置疑的),可能要不少時間適應哪~
傳說北一也是腐女子學園,那拜託妳們把她拖下腐海吧>3<
(這樣就能幫我衝活動或是買腐物啊>_<)/

コメント

唔唔......人生啊......
雖然我沒有弟妹,但壓力也並沒有變少啊= =
我非常確定,如果我沒有考上好的國立大學系所的話,我家可能真的不會再讓我繼續念下去......再加上我哥又是這樣子......
我沒有退路了啊......(嘆)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